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回魂路莫回头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美食

阿槐表示惊讶,问道:“他人在那里?难道就是在这个学校里面么?怎么可能你刚刚打完电话他人马上就到呢?”阿槐疑问。“你忘记了?他不是正常的人类啊

阿槐表示惊讶,问道:“他人在那里?难道就是在这个学校里面么?怎么可能你刚刚打完电话他人马上就到呢?”阿槐疑问。“你忘记了?他不是正常的人类啊?”流年对着阿槐讲道。“哦!对哦!我自己都忘记了!”阿槐一听流年提醒,立刻就拍着脑袋反应过来了。流年在心里默默的笑了一下,这个阿槐有时候看起来脑袋还是比较清楚的,但是在一些小的事情上就会经常犯一些糊涂。这样不仅不会让流年觉得阿槐遇事不稳重,倒是显得十分的娇俏。“砰”“砰”“砰”门口传来了三声的敲门声,流年站了起来对着阿槐讲道:“估计是冉青到了,我去开一下门吧!”说完流年准备就转身离开沙发,去开这个门。还没等他走上两步呢!阿槐就看见冉青自己将门打开了,然后走了进来,对着流年就走了过来,边走还边问道流年:“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啊?”流年无语的看着冉青,没有说话。倒是阿槐看到这样的情形,笑着站了起来对着冉青说道:“流年,刚刚是准备给你去开门的,哪里知道你就这么走进来了。”冉青很是惊讶的说道:“啊~~~~~流年还会这么有礼貌的站起来给我去开门啊~~~”说完之后,假装自己没有看见流年那张和锅底一个黑的脸,继续调笑的说道:“我之前来的时候,可是一次都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待遇啊~~~还会给我开门啊!小流年~~~~”说道小流年的时候,冉青的语气还特地的拉长了很多,尾音上扬,语调甜腻,配着冉青那张妩媚的脸,还真是有着一种说不来的韵味。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欣赏到这美丽的韵味。他们只能很俗气的感觉到一阵的鸡皮疙瘩,以及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在流年不断冰冷下去的目光中,冉青终于闭嘴了。而他迎来的不是流年的微笑,而是他冰冷的语言:“说够了么?胡话说够了的话,就请你将门给我关起来,并且闭上你那张不知所谓的嘴。”在流年说完之后,在阿槐震惊的目光中,冉青一言未发的走到了门前,将自己刚刚开下来的门关了起来,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到了流年的面前。这时的冉青是一点都不敢惹到刘您的不开心,因为他清晰的想到了昨天晚上,自己在饭店被流年狠狠教训的那一顿,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也是很疼的好么。尤其是流年这种打人专门挑那种疼的地方打。看着冉青乖乖的听话,阿槐表示十分的佩服。“嗯,你坐下吧!我们来讨论一下晚上的方案。”流年对着冉青说道,同时示意阿辉与小白要同时参与到这个方案的讨论中来。阿槐点头示意知道,至于小白么?反正现在是被阿槐抱在手里,有他和没有他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这样在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的时候,都做了狭隘,来讨论今晚去池塘边上的计划方案。等待计划讨论结束之后,这时的天色都微微的发暗了。于是流年站了起来,提议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顿的时候,冉青也站了起来。附和的说道,好啊!好啊!~~~~~说完之后,就只听在一边的流年,冷冷的说道:“要不要让你出去冷静冷静~~在过来和我们讲话?”“流年就是这点不好,刚刚讨论的时候,大家还是很开心的在说东说西的,现在就立马变了一副脸一样!”冉青被流年堵了之后,自己又不敢大声的说出来自己的不满,只能在一边小声的嘟囔着对流年的不满。而旁边的阿槐听到了之后,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实在是太无语了,也不知道对着冉青说什么,看着长的那么妩媚的一个人,为什么行为做事那么的像一个孩子呢?流年看到笑了的阿槐,没有说话,倒是冉青看到阿槐笑了之后,反应倒是很大。对着阿槐说道:“我说我的,你干什么笑话我?难道我说错了不成?”阿槐一看冉青是在流年那边寻找不到安慰了,看样子是要把火气发在自己这边,自己可不能做了这个冤大头啊!于是赶忙的对着冉青说道:“对不起,我不是笑话你的。”冉青在一边恼羞成怒的说道:“那你是笑话谁的?”我还就不信这里还能有第二人给你笑话不成?阿槐一看这架势,顿时没话说了,于是干瘪在那里了。而流年看到了这幅架势,于是对着冉青说道:“我也笑了,你这是要我给你什么样的答案呢?”冉青一看是流年又对着阿槐护了上来,于是一跺脚,对着流年讲道:“你就知道这样欺负我.....”哼.....说完之后,就气哼哼的,阿辉看着言情尴尬的模样,于是小声的问道流年:“就这样没有事情么?”流年对着阿槐说道:“没事,他这毛病就是被惯的,在外人面前还能装的仙风道骨的,到我这里就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简直不知道说他什么好。”阿槐听到流年这样说之后,赶忙拉了拉流年的衣服袖子,示意流年不要在继续说下去了,因为阿槐发现冉青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样子。流年跟随着阿槐的目光,也看向了冉青,发现那赌气的样子,于是对着阿槐小声的讲道:“没事的额,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也只有在我这里这样。但是我每次都不惯着他,于是他也只能每次在我讨不来好处,只能是灰溜溜的走了。”阿槐腹诽道:那么为什么既然冉青明知道在你这里讨不来好处,仍然是要在你这里闹这么一出呢?好像是看出阿槐的疑问,流年回答道:“他啊!就是毛病,看我对你好,估计就有点得意上了头,于是现在是在你的面前处处想要在我的一头,显示我是有把柄在他的手上的。”说起来这个,流年就是一肚子的火,看来这个冉青之前的教训没吃够!还是欠着教训!!!

安徽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南宁整形美容专科哪好
无锡癫痫病医院哪好
枣庄看好癫痫病多少钱
深圳得了卵巢囊肿的症状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