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至主 第五百八十九章 山鬼姐妹的初次行动

2019年12月05日 栏目:养生

至主 第五百八十九章 山鬼姐妹的初次行动宫氏四姐妹都是略显的无奈,而这倒让山鬼姐妹欢欣不已。羽飞童自然也尊重宫家的四个丫头,没有强

至主 第五百八十九章 山鬼姐妹的初次行动

宫氏四姐妹都是略显的无奈,而这倒让山鬼姐妹欢欣不已。羽飞童自然也尊重宫家的四个丫头,没有强求,毕竟人家原本就是向牧蓉的人。

决定好了之后,羽飞童又在这灵器空间中,躲避了整整两个小时。才自己一个人先出去探探风声,看看那巨大的,爆裂空间漩涡,是否平息了下来!

大荒原之外,巨大的空间漩涡早就平静了,羽飞童看着此刻,更显的荒凉的,夜色大荒原,不由的摇了摇头。

满地之上,尽是炎壳兽的残肢,还有那极为浓重的腥臭气味。这种气味让人不由得十分作呕,羽飞童纵身飞掠而去,远远的躲开了这里!

一路之上似乎十分平静,巨大的炎壳兽潮也完全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被那致命一击的威压,打的措手不及。又或者是惧怕,那鬼道魔印的鬼气威压!

不过这对于羽飞童来说,倒还算是一件好事儿,至少自己可以安心的赶路,而不用担心,会突然在冒出一大波炎壳兽!

夜路似乎让冰凉的空气,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羽飞童此刻并不觉得十分寒冷,苍天之上的残月似乎又圆了不少,光芒似乎也更强了,羽飞童脚下的速度并不减缓,反而又提高了一些!

赶夜路虽然有视觉上的劣势,但是不得不说,这比在炎炎烈日下赶路幸福太多了!羽飞童宁愿连夜赶路,然后在太阳初升,燥热起来的时候,找地方避暑去。也不愿意顶着骄阳烈日,口干舌燥的飞奔!

而羽飞童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半个人,这让羽飞童有点儿小郁闷,“这帮家伙,跑得比兔子都快。不知道现在都藏在那里了!话说苦命如我啊!”羽飞童自嘲般的笑了笑,踏着夜色消失在了星光之下。

微微一抹鱼肚白,划过地平线。羽飞童抬起了头,停下了脚步,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微凉……但是很舒服!

“看来很快就要燥热上来了!我还是赶紧的赶路,找个地方避避暑吧!要不然当真就变成干尸了。”边说着话,羽飞童边加快了脚步,而在眼底之下,一道巨大的足有万丈长的黄土断界,就这样出现。

“哦?还有这好地方呢?”羽飞童看着那道笔直的断界,上下落差足有三十几丈,若是在那断界上开个洞窟,想来应该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打定了主意,羽飞童笑意更浓。而这段看似极远的距离,也才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羽飞童看着这巨大的黄土断界,不由的一阵恶寒,看着其上被打开的无数洞窟,羽飞童算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这倒省了事儿了!”羽飞童笑着道,然后纵身而上,寻了一个相对较大的洞窟钻了进去。

而对于羽飞童的到来,那圣气威压爆发的一瞬间,其他的洞窟中隐匿的人影,都是探头朝外面望着,然后再躲了回去。

羽飞童并不予理会,而是悠然的钻进了洞窟,享受着其中的阴凉。而这个时候羽飞童才把山鬼姐妹,由灵器空间召唤了出来。

对于羽飞童的召唤,山鬼姐妹当然是欢喜得不得了。好奇的二人时不时的,将头探出洞窟之外,看着这另一样的空间世界!

眼前一望无际的世界,远远要比自己之前,蜗居的空间碎片,大的太多了。看着两姐妹那兴奋的模样,羽飞童只是笑了笑,然后靠在洞口一边的阴凉处,微闭起了眼睛!

而这突然出现的两股魔兽威压,让得原本昨夜脱离了兽潮的一众学员们,瞬间再度的警觉了起来,那模样当真是宛如惊弓之鸟!

不过片刻的功夫,几道威压急速的,朝着羽飞童的崖壁洞穴而来,“嗖嗖嗖”一阵破空之音,径直的飞掠进入了洞窟之中。

“啧……!”羽飞童不由得砸了砸嘴儿,“怎么?这扰人清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羽飞童微微的抬起眼皮,看着此刻正出现在洞口处的几道人影。

而原本兴高采烈地山鬼姐妹,此刻也是瞬间警觉了起来。面色有些戒备的,看着对面的一种家伙。

“化形……?!半人魔兽……?!”就在这一瞬间,门口处的一众家伙,突然一阵错愕。

“这不可能……,这种等级……,不可能进化半人魔兽的!”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而此刻羽飞童缓缓地站起了身,“没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有丹药……,没什么不可能的!话说啊!几位……,报报师门吧?我倒是对几位的勇气赞赏有加啊。”

“呃……。”羽飞童的话让得这几人,脸色顿时有些尴尬,“咳咳咳……!”一个身着黄袍,有些干瘦的家伙,轻轻咳嗽着,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在下珑黄学院,赵斌!勇气可嘉什么的,倒还真是没有。只是被昨夜的突发状况,吓得成了惊弓之鸟。东之羽兄弟这么说,我们这脸上,当真是臊得通红啊!”

“哦!原来是赵斌赵师兄,珑黄学院倒还是有过耳闻。也是人才辈出之地,想来也能跻身二十院的范畴!”羽飞童一抱拳笑着道,“不是道这三位呢?”

“在下冬茗门,段峰!小小学院当真汗颜。正如赵斌兄弟的说法,勇气可嘉都是被吓出来的。”一个身着着雪花纹衣的白净青年,苦笑着说道。

而紧接着的,是一个五大三粗,身材异常魁梧的青年,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墨色的劲装。黑色墨衣院袍胸口上,用金线绣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金文“众”字!

“俺是个粗人!来自天众学院,俺叫曾铁牛。”曾铁牛一抱拳,甚是豪爽。

“段师兄!铁牛兄!”羽飞童抱拳笑脸相对,“冬茗门,天众学院,都不是一般的地方。冬茗门的道茶赋法诀,据说是不传外人道的极秘宝书!而天众学院可也是博览众家,自成一体,不容小觑……

,不容小觑啊!”

羽飞童说着话,将目光停在了,一位的身上,“这位师姐不知道如何称呼?”羽飞童看着面前的,身着着轻纱白羽衣的女子,不由得上下打量着。

女子面色微白,似乎是身体略有不适之感,但是其气息却又沉稳匀净,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这气息如此沉稳,但是为何脸色如此之差?”羽飞童自顾自的喃喃着,“想来定是修行了某种秘法诀!据说有一种法诀,可使人续命千载!但是所要付出的东西也极大,难道和这种法诀有关?”

羽飞童如此推测着道,而就在羽飞童的话音落下的瞬间,那面色微白的女子,神色突然一凛,“你竟然知道……,不死魔术法?!”

“对对对对……,就叫这个名字!”羽飞童一拍额头恍然得道,“不死魔术法!可使人续命千载不灭。但是需要以生灵之气来交换,所以被列为禁忌!师姐,你竟然修行此法,不知道你的典籍是哪里得来的?”

“我也是当初无意之间,在某个遗迹之中,得到的此物!”女子摇了摇头,淡淡的道,“当初也是被其中,描绘的东西所吸引,结果开始修行此法。没想到竟然就陷入了其中,现在想来当真是有些后悔。此时彷如行尸走肉一般,悔之晚矣!”

说着话,轻纱白羽衣女子微一施礼,“小女,来自羽衣白鹭阁,林晓露。东之羽的大名,我等已然在心花启路的时候,便已如雷贯耳。今日面对面得见,当真不凡!”

“林师姐可别这么说,这可让师弟我担当不起。三阶圣灵者而已,等级低微不说,还是一名只会自爆阵印的阵法师,当真汗颜!”羽飞童似乎十分尴尬,就这样说着道。

“东之羽这么说,岂不是让我等更加无地自容了?”赵斌摇了摇头,“昨夜若不是你自爆阵印,我等估计早就成了炎壳兽的口腹残渣了!”

“就是说啊!”林晓露点着头道,“东之羽的等级力量,或许不是的,但是谁也无法小看你,不说别的,就说我们那帮师姐妹们,可是时常把东之羽挂在嘴边呢!”

“没错!俺的那帮师弟们,也是都在谈论你。说是以前从未正眼看过阵法师,但是现在才知道,阵法竟然这么恐怖。现在那帮崽子们,似乎对阵法挺好奇的!啥时候有功夫,东之羽来我天众学院,让这帮小崽子们开开眼界!”

曾铁牛豪爽得很,直接便是邀约羽飞童,羽飞童哈哈一笑,“行啊!啥时候有功夫了,我定然去天众学院,叨扰一番啊!”

而此刻一旁的段峰,接着话茬儿道,“我冬茗门也随时欢迎东之羽,话说啊!既然是虚惊一场,我们也就不叨扰了!正午一过修整完毕,我们也要动身了!毕竟晚上行动麻烦太大。”

说着话,赵斌,曾铁牛,还有林晓露三人,都是转身便要离去,“几位留步……!”羽飞童突然唤了一声,“既然来了,认识了,也算是个缘分!不如咱们坐下来研究研究,接下来该怎么到达东之极点,岂不是要事半功倍?”

邯郸市第四医院
安徽金色童年儿童医院怎么样
运城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南京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唐山治疗盆腔炎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