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李江山晨霞小说略

2020年10月18日 栏目:法律

李江山晨霞小说李江山晨霞是小说《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中的主人公,由作者爬树看世界创作 ,主要讲述了:李江山乔宇与周成海相识于2009年可
李江山晨霞小说 李江山晨霞是小说《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中的主人公,由作者爬树看世界创作 ,主要讲述了:李江山乔宇与周成海相识于2009年可算是体会到什么是猪队友了,这帮人在生死关头竟然都能停下来喘口气,然而李江山又不能丢下同伴,无奈之下只得背起郑老板,不知道这艘船到底有多大,如果再不到达目的地的话,恐怕大家都要葬身在这海底了。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在线阅读 <<<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第二十章 图案

郑老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就仿佛刚刚被水泼过一样,抓着我的手艰难的站了起来:“不……不行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让我……让我休息一下。”

“休息个屁,你他妈的想死么?”我指着脚下越来越向我们接近的海面大声叫道。

“呼……但是……我……真的……”郑老板的脸色血红,显然是真的跑不动了。不过以他的年纪来说,体力跟不上也是正常的。

晨霞公主双手抓着定海盘,轻轻一跃就跳到了我们的身边。

“妈的!”眼见如果再不走的话,我们恐怕就真的要被海水吞没了。我咬牙大骂了一句:“老子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

抓着郑老板的胳膊,将他往身后一背,快步往下一艘船的方向跑了过去。

背着这么一个大活人,我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不过从小干农活的我,体力还是相当的好的,虽然跑起来很困难,却还还能勉强跑起来。

晨霞公主把定海盘跟宝剑交给我拿着:“我去前面帮你们探探路。”

“好!那就拜托你了。”与其没头没脑的瞎跑,还不如把希望寄托在晨霞公主的身上。

没了宝剑跟定海盘的拖累,晨霞公主的身影一闪,就钻进了旁边的船舱之中。

虽然我的体力不错,可毕竟也就比普通的人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背着郑老板这个么累赘,我的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

之前海面跟我们之间的距离,起码也有五六层楼那么远。可是现在,海面就已经在我的脚下了。甚至,我在跑的时候,都渐渐的踩到海水了。

有些船的甲板在碰到水之后,就变的非常的滑,这也让我的速度,变的更加的慢了。

突然之间,我只觉得眼前一空。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跑到了船墓的最顶端。至少我周围这一片,已经到了顶。前面还有更高的地方,不过我显然没有那个时间跑过去。

发现已经无路可逃,我绝望的双腿一软。失去平衡的我,一下子就滑倒在了刚刚跳上来的这艘船的甲板上。

我背在背后的郑老板,也被我远远的扔了出去,溅起一片的水花。

“完了,这次……”

我绝望的话还没说完,晨霞公主就从八九米外的一个船舱里穿了出来,对我招着手道:“快过来,这里肯定能藏住你们。”

“找到藏身之地了?”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我的精神立刻就是一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立刻拉着刚刚爬起来的郑老板,朝陈霞公主所在方向跑了过去。

晨霞公主找到的这艘不算大,而且位置也比较高,所以暂时还没被海面淹没。这艘船船体是倒着的,船顶被那种不知名的东西,连接在一搜货轮的甲板上。

我跑到这艘船下面,没费什么事就爬进了舱门。之后,急匆匆的回身把郑老板一把拽进船舱。

因为用力过猛,郑老板进入船舱之后站立不稳,咣当一声,脑袋一下子撞在了我身后的墙壁上。

郑老板进来之后,我立刻用尽全部的力气,迅速将舱门关闭,锁死。

我刚刚管关上舱门,海水就已经将这艘船淹没了。

整个硕大的如同一个岛屿一般的船墓,已经全部沉下了海底。

我紧张的盯着舱门,生怕船舱漏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跟郑老板可就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找了个棺材。

过了好一会,舱门没有半点松动的迹象,也没有水从任何地方渗进来。

发现真的没事,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脊背靠在船舱上,忍不住大骂道:“奶奶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我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劫,晨霞公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快来这边!”

“怎么了?”听到晨霞公主的声音,我赶紧爬起来往船舱里面走去。

当看到船舱里面的情景,我不由的一阵的目瞪口呆,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们这是?”郑老板跟在我的身后。不过,当他看到船舱里面的景色之后,也同样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眼前的景象的确是让人震惊。

我们进来的应该是一搜观景船。就是那种船底安装了玻璃,让人可以从船底看到海面下景色的那种船只。

因为角度的问题,观景船的传船底,正对着船墓本体的方向。在黑暗的大海中,船墓那巨大的影子,就仿佛是一只洪荒怪兽。

幽蓝色的鬼火,在船墓的很多地方亮起。这种光芒非常的弱,甚至传不出去多远。但是星星点点的,点缀在船墓上。让它看起来更加的诡异恐怖。

从我们现在的位置看去,依旧只能看到船墓的冰山一角。即便是这样,我们依旧为他的庞大所震惊。

我转头看了看郑老板:“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郑老板抓过一个从之前船底,现在是我们头顶位置掉下的椅子,往上一坐:“等!什么时候这东西浮起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再逃……”

听到郑老板的话,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用他说?本来处在海底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办法逃好么?

郑老板说完,沉默了片刻又道:“刚才……谢谢了!”

“哼!”我恼怒的转过头去,没有回应他。脱离了危机,我自然又想起了大伯他们的死。

虽然严格来说,这事情并不能怪郑老板。毕竟他只是出钱找人干活而已,如果不是大伯看重了高额的报酬,我们也就不会来这里了。如果不来的话,自然也就不会出事。

道理我不是不明白,只不过就算是明白,也不妨碍做我仇视郑老板。

看到我的态度,郑老板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还是咽了回去。

深海的船舱,幽黑安静。

无尽的漆黑之中,我只觉得仿佛无数奇形怪状的厉鬼,张牙舞爪的朝我扑了过来。在接近我的时候,突然之间化作一片烟雾消失不见。

只是,它们并不是彻底的消失,而是重新形成一只厉鬼,再次呼啸这朝我飞来。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我的眼前浮现,大伯,二伯,三叔,四叔。大伯船上那些惨死的传船员……

有的时候,他们又会变成王景弘手下的那些缇骑或者是鬼太监。这些厉鬼或者用牙咬,或者用刀砍。似乎要硬生生的从我身上撕下一块血肉才甘心。

恍惚中,郑老板的声音响了起来。

虽然他的话依旧含糊不清,可我却隐隐的仿佛听懂了他的声音:“大道无形,三灾俱灭。”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我突然感觉到,围困着我的那些厉鬼,突然之间消散的干干净净,再也没有出现。

见我回了神,郑老板沉声道:“这里本就是厉鬼修罗之地,到处都是魑魅魍魉阴气极重。你最好不要胡思乱想,否则的话只会被阴森鬼气扰乱心神。”

“哦,知道了!”之前我还只以为是我眼花,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

不胡思乱想,说起来简单。可是在这漆黑的船舱里,几乎什么也看不到。我真的很难做到不胡思乱想啊。

果然,刚过没一会,我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一个个的厉鬼。

既然没有办法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我就找点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随手拿起定海盘,研究了起来。

当然了,从定海盘上,我基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对我来说,定海盘就跟街道上的那些霓虹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个时候,定海盘上的八卦已经彻底消失了。定海盘周围的十二个铭刻,还隐隐散发着微弱的光亮,还有那星星点点,宛若星空一般的,代表周围魂魄数量的光点。

“咦?”看着看着,我突然之间发现有一个图案非常的眼熟。因为,这分明就是一只猴子啊。

猴子后面的图案似乎是一只鸡?

一下子认出了两个,我对其它的图案也来了兴致。

这些图案看起来像是字,不过也像是一种图画什么的。

之后我又认出了蛇跟牛。

这一下,如果我再不知道这是什么,那我可就真成傻子了。按照我认出的这几个字或者画的位置看来,定海盘周围这一圈所的铭刻的图形,根本就是十二生肖啊。

不过,高兴过后我又觉得一阵的无语。就算是认出来这些铭刻是什么,又有什么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帮助啊!

无语的把定海盘放下,我将目光放在了外面的船墓上。

突然之间,我看到两条铁链,从船墓中射了出来,目标直指海面。

虽然从我的角度看来,那铁链显得非常的纤细。但是之前这铁链我可是亲眼见过的,它们甚至比一个人还粗。

我只能借着船墓中的鬼火,看到铁链的一部分,剩下的钻入了黑暗之中。

大约过了十几秒的样子,铁链猛然之间蹦的笔直。

然后,一只跟我门之前在宝船上见到的一摸一样的怪物,顺着铁链爬了出去。

看到这熟悉的步骤,我立刻就明白王景弘它们在干什么了。显然似乎又有一艘船被他们给抓住了。

也不知道这次,会又多少人惨死在它们的手上。

宝宝奶粉过敏症状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两岁宝宝积食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