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默多克新边界网络为王的宏大图景

2019年11月03日 栏目:法律

英国天空电视台的员工,近做了一个“特别”的决定:凡是因公务需要搭乘出租车的,一律选择油电混合动力车。因为他们的老板——默多克的二儿子杰智·

英国天空电视台的员工,近做了一个“特别”的决定:凡是因公务需要搭乘出租车的,一律选择油电混合动力车。因为他们的老板——默多克的二儿子杰智·默多克,已经宣布天空电视台,将立志成为全球首家“碳中和”(指其经营活动中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都会以其他方式减少排放而弥补)的媒体公司。

这在当下,是一个非常“酷”的行为。但刚刚在2007年12月初辞去天空电视台CEO职位的杰智,不会仅仅将此当作象征。努力把握正在改变人们思想和行为的全球性因素,并设法想得比变化更深远,正是从默多克,到杰智,到其手下一群“酷酷的”媒体经营团队,所赖以成功的核心之一。

因子之名

自2003年接任天空电视台,杰智长时间被那些坐在办公室、一部电话“打天下”的投行分析师们所轻视。他们时不时会发出这样的疑惑:这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会不会只是老默多克的“应声虫”?他的STAR TV在印度小小的成功,能给英国波澜不惊的电视市场,投入一个石子?

事实证明,杰智和天空电视台,不仅仅是搅动了整个业界,还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电视市场的规则。到其离职前,天空的收费用户,由2003年的715万户,增至867万户。年经营收入,也从当初的1.90亿英镑,增长到3.75亿英镑。更有战略意义的步伐是,在杰智主政时期,天空还通过购并宽带服务商,同英国电信展开了潜在竞争;并精明地购入英国另一家表现出色的独立电视台(ITV)17.9%的股权,狙击了另一位英国媒体大亨可能的对ITV并购行动。

天空的扩张,引发了同业者的集体不安。他们抱怨对手扩张过于猛烈,手法过于强悍,以致不断向英国监管部门投诉其垄断。然而成功是如此耀眼,以至于事实上即便针对天空的反垄断调查真的展开,留给竞争对手的时间和空间,也不多了。

2007年12月中旬,老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成功完成了对道琼斯的并购。在高达51.6亿美元的并购案通过道琼斯集团董事会的投票赞同后,其原控股股东班克罗夫家族的一些成员不禁潸然泪下。随后在道琼斯旗舰报纸《华尔街日报》编辑部临时搭就的一个简易演讲台上,志得意满的默多克毫不含糊的表示,《华尔街日报》和道琼斯,不能被历史所笼罩。尽管过去日报已经创设了全球新闻业的高标准,但显然他要为日报“创设更高的标准”。

全球媒体业界对这一指向含糊的更高标准猜测纷纭:是一如业界传言的,要很快取消增长相当健康的《华尔街日报》网络版收费,转向免费以获取的网络广告?还是将不惜代价中断道琼斯同NBC的合作,从而让CNBC失去一重要内容来源,以便更快让新闻集团新开的财经电视频道——福克斯商业网络(FBN),超越竞争对手?甚至就用一贯默多克式的“商业高标准”,来全面渗透和取代日报保守、独立、审视的“高标准”?

不管如何,《华尔街日报》编辑部已经个感受到了改变:并购案进行的阶段,默多克用新闻集团国际业务的主管,以及伦敦泰晤士报的总编,替换了道琼斯原先的CEO和《华尔街日报》发行人。

与此同时,已经跃升为新闻集团第三号人物的杰智,成功加入新闻集团董事会,全面负责欧洲和亚洲业务,其时尚而锐利的风格,将对日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整合,还是整合

2008年的金融资讯和财经媒体市场,注定充满了硝烟味。即便与彭博社、路透社或者汤姆生金融信息等相比,中国的财经信息市场仍然相当弱小,但其所折射的变化信号,依然与这个行业散发的全球化特性高度一致。

一如默多克初发动对道琼斯“善意并购”时所做出的解释:《华尔街日报》这颗全球媒体业“王冠上的明珠”,其光彩正在被掩盖。而一旦对接上了新闻集团几乎覆盖全球每一个偏远角落的电视、网络、大报、小报等立体编织成的渠道,它就肯定能放射更为强烈的光芒。

或许这样的表述过于夸张。但要试图真正理解默多克的战略,就必须从其一向善于伪装的、富于煽动的语言中,寻找决胜未来的智慧和思想火花。更为重要的还有,必须对其一向引发争议的大胆而富有想象力的商业战略,至少保持一种“有距离的尊敬”。

自早些时候果断出手数亿美元购入美国流行社区网站MYSPACE以来,默多克对网络所能给媒体产业带来的革命性变化,其想象力已经大为拓展。2007年10月份,默多克授权成功创造了福克斯新闻电视奇迹的罗杰·艾力斯,重新打造一条全新财经频道FBN。一时间,市场断言福克斯新闻赖以成功的模式:鲜明泼辣(往往是极度右倾)报道风格,配以光鲜靓丽的主持人,将被复制到一贯严肃甚至有些沉闷的财经电视报道上。

对竞争对手而言,FBN“美女财经”做法,不免有些“可笑”,但对众多无能力阅读日报或者收看CNBC的美国大众,FOX旗下产品,往往迅速占据客厅,改变市场格局,自有其“魔力”。

这种魔力,随着默多克对网络重要性理解的加深,仍在快速改变更多。

网络为王?

FBN自2007年10月份开播以来,其来自福克斯新闻的众多知名主持人,不仅身体力行用通俗语言说财经、说美食、说家居生意,还有一个不那么显眼的却意义重大的变化是:FBN从一开始,就将网络战略置于与电视同等重要的位置。

现在登陆FBN网站,可以明显体验到其视频内容的快捷和全面,并且显然具备了强大的分享功能——这应当是70多岁的默多克,从MYSPACE的两个年轻创始人身上,学到的一大法宝。

这种基于网络的架构,不难从形式上模仿,但要真正获取像天空电视在英国那样的巨大成功,并不容易。比如MYSPACE并入新闻集团后,获得了GOOGLE为期多年数额巨大的广告合约,却也面临着增长放缓、用户热情转移以及更酷的社区化网站如FACEBOOK崛起等挑战。其一度高调的中国战略,也正在滑入一个交织着情色和暴力的“异化陷阱”。

仍被高度期待的《华尔街日报》网络版的免费运动,因为日报编辑部内部可能的抵制,也逐渐有些摇摆。于是不少订阅即将到期的用户,面对如期而至的续订推广邮件,遭遇了两难选择: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能通过网络,或者卫星电视,或者宽带,或者IPOD,甚至是汽车广播,接受到“免费的有价值的《华尔街日报》新闻”吗?

至少对默多克而言,这不是一个问题,这是正在逐步实现的宏大图景。

那么我们呢?是继续以冷漠的姿态观望,还是毅然投身到这样一种激动人心的实践?

济南红绘医院专家
合肥康安医院张璞
六盘水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武汉治疗妇科医院
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