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怒剑龙吟 第八百一十二章 墨玉非攻

2019年11月08日 栏目:娱乐

怒剑龙吟 第八百一十二章 墨玉非攻面对众人诧异的目光,风韧毫动容。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自己身份暴露之时可能引起的震惊,却只是没有到

怒剑龙吟 第八百一十二章 墨玉非攻

面对众人诧异的目光,风韧毫动容。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自己身份暴露之时可能引起的震惊,却只是没有到来得会这么。

而令他不解的还是傅恻手中的那柄怪异长剑,似乎能够完克制住他的攻势,剑意再是凌厉也只能在它面前悄然消散。

当然,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并非没有破解之法。

影动,剑出,银虹飞掠。

另一边,傅恻也是脸色一沉,伸手抚过长剑,攻势再出,与星尘泪针锋相对,墨绿色的剑光毫锋利可言,却堪称大巧不工。

然而,一道身影却是突然惊现,挡在了风韧与傅恻中间,划出的一道乌黑色同时击在了两柄长剑之上。

乒!乒!

两道身影同时退后,也并非是抵敌不过,而是风韧与傅恻都选择了收手。多章节请到。

也正因如此,同时抵抗着两股剑势,突入之人还算应对自如,斜起一枪猛然往地上一插,受他劲力引导的两道剑气相互吞噬被轰击在地面上,于碎石飞溅中彻底消融。

看清来人之后,傅恻急忙收剑,惊道:“大哥,你来做什么?”

来者哼道:“原来你还认我这个大哥啊。要是我不来,你可是要把这次神兵阁的来客给得罪得不轻啊!”

“他算哪门子客人?大哥,你听我……”

“住嘴。”不等傅恻说完,来人冷声喝道。

“爹说过了,今天来的都是客,一切私仇部放到一边,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就想阳奉阴违。时间不然的话,我认得你,手中这杆大枪可不认得。”

说罢,他斜持大枪走到风韧面前,却也是面色不善:“我知道你是谁。不过,今天论如何我不会和你动手的。但是改天如若遇上,不死不休。”

“没错,不死不休。那笔血仇,就要这种结果才够味。”风韧点头应道,眼中掠过一丝嗜血的暴戾。

似乎是响应着风韧的诉说,星尘泪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啸,其声幽然。

那一刻,不少在场强者身上携带的兵刃都是微微颤抖嗡鸣,似乎是在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畏惧,对强者得恐惧。多章节请到。

“好剑。可惜,终究赢不了我手中这三尺墨玉霜峰。”傅恻冷笑一声,跟着被他成为大哥的那人一同扬长而去,气焰甚是张狂,目中人。

虽然闹剧提前落幕,但是围观之人并未散去多少,他们目光依旧停留在持剑而立的风韧身上。这两个月,夜魇剑魔凶名大盛,倒是不少人心生好奇。

“如果有人想打,我奉陪。”

剑收,风韧大步迈出,而围观的人群不由自主让出了一条路供他离去。

在那声剑啸之前,不少人还心存侥幸,觉得风韧不够浪得虚名,斩杀神兵阁五大长老是以讹传讹。

不过,现在他们至少清楚一件事情。。。能够驾驭星尘泪那样威势的灵刃,使用者自身的实力也注定超凡入圣。而在这里的数位强者,自然是不可能拥有着傅恻手中那种档次的灵刃,否则的话也不至于来参加这次的盛会企图碰碰运气。

出乎风韧意料的是,端木英竟然跟在了自己一行人旁边,似乎不再避嫌。

“族中长老给我的命令是守住神兵阁,不是守住每一个人。那个傅恻行事飞扬跋扈,我可不愿意为了他与风兄拔剑相向。既然已经知道了,索性不用继续隐瞒。”端木英也是看出风韧目光中的疑惑,索性自己说明。

“若是我还想灭掉神兵阁呢?”

“那也只能得罪了。多章节请到。”

说罢,二人同时仰头一笑,之前的压抑不也随着这笑声一同在风中消逝。

“那人的剑很让我在意,好像可以化解去星尘泪上的一切凌厉攻势,很是棘手。”风韧道出了心中的疑惑,端木英出身器宗一族,自然在灵刃的认知上远超凡人,应该可以得到些相关讯息。

闻言,端木英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真没想到,那样的一份机缘却会落在傅恻那种人手中。那种铸剑技术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失传,就算是器宗也只剩后半副残卷,所记录的讯息少之又少。知道的是,那是另一种极端的炼器技巧,名为非攻。”

“非攻?”风韧微微一惊,从这个名字中他已然意识到了其中的少许深意。时间

“你也看到了,傅恻的那柄长剑锋刃,看起铸就工艺粗糙,实则大巧不工。虽锋利剑刃,但是却能够轻易压制住你的那柄星尘泪的任何凌厉攻势。而非攻技艺的初衷也就是如此,只在化解攻击,自身却是威力不大。不过,也并非没有任何战力。当对手的攻势溃败之际,也是破绽显露之时。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反击的威势平凡,但配合上巧妙的时机,同样足以致命。”端木英解释道,眼中竟然浮现出了一抹炙热之色。

风韧笑道:“看样子,端木兄很想得到那柄剑吧?”

“不错。有了它,器宗必能解析出非攻术的铸就之法。时间那样的话,炼器技巧可以再上一个层次。甚至,我都有动手去抢的冲动了。想必,族中长老也不会怪罪的。”

丝毫没有否认心中的偏激想法,但可惜那终究只是端木英的心中想想而已。

“我认识的端木英,绝非做不出那样的事情。不如这样吧,我帮你抢来。但是作为交换条件,器宗不得继续在中域干扰我对付神兵阁。暗中将剑带回去,想必也不会给器宗的名声抹黑。”风韧狡黠一笑,心中自然明白端木英大的顾虑。

人的名,树的影。

作为一方巨擘的器宗古族,断然做不出强抢这种勾当。

“哼,你倒是真会开条件。不过,似乎你也对付不了那柄墨玉非攻,如何能够让我相信能够抢过来呢

?”端木英反问道,眼中精光闪烁。

风韧神秘一笑,轻声说道:“天下武学,坚不摧,唯不破。能够压制化解我的剑势,那也要他能够来得及才行。在之前的交手中我感觉到了,只有剑刃正面碰撞之刻才能够真正卸去我击出的劲力。如果能够避那个情况,想必会轻松不少。下一次交手,我不会再被他压制着打了。”

“那么,先证实给我看再说吧。如果是真的,可以考虑与你合作。说实话,我也倾向于与你联手,而不是那个恃才傲物的神兵阁。”端木英抬手与风韧击掌一处,清脆的声响便是二人约定的证明。多章节请到。

并没有再逗留多久,端木英很便离去了。毕竟,他还是有着约束。在外行走,器宗的名声背在肩上,很累,行事必须考虑清楚才行。

这样的私下交流,已经是极限了。

“竟然是非攻。想不到,这种炼器技术我还有机会再次见到。”道哥突然从风韧身侧浮现身影。

“那你可有对策?”风韧顿时心里暗喜。

可惜结果瞬间让他失望,道哥摇了摇头回道:“没有。我又不和你这个怪胎一样,生在龙魂古族却还用兵刃,从未与非攻灵刃交手过。不过在传言中,技艺铸就的非攻之刃,能够压制天下一切武学。可惜,那终究只是传说,人见识。”

奈一笑,风韧本身还想再吐槽道哥几句的,可是余光正好瞥见姜纤尘一脸焦急的样子,连忙将注意力转向了那边。

“出什么事了?”

姜纤尘喘息着回道:“罂粟不见了。刚才我们的注意力都在你与那人的交手上,没人发觉到她究竟是何时失踪的。”

“什么?”风韧浑身一颤,喝道:“分头去找。不过一定要两两结伴,遇到变故切勿逞强。这里人多,想必就算真有人暗中作祟,也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

“明白。”姜纤尘一招手,那四名剑侍也是拱手作揖,纷纷窜入到四通八达的街道上。

不仅是她们,道哥等人也是留下了声“小心”后分头行动,只余风韧一人还立在原处。

“罂粟,你会去哪里呢?凭借你现在的实力,应该不至于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悄声息地掳走吧?不对,这一次来的人各方势力都有,龙蛇混杂。那也就是说……”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风韧脑海中浮现,虽然依旧情况不太妙,却是让他心中微微一安。

至少,如果是那样的话银月心不会有危险。

……

“差不多够远了。说吧,拉我到这里到底想说什么。”

孤身一人的银月心跟在一道身影后,二人一同来到折剑城中的一处偏僻角落,左右已任何行人。

站在她身前那人幽幽叹了口气,转身奈说道:“小嫣,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

墓牢四大护法之一,朱雀。

“上一次我就应该说的很清楚了。之前的事情,与我再瓜葛。曾经的我已经在那个与主人结定契约的夜晚死去,现在的我只是他手下的一柄利剑,没有属于自己的思考。”银月心冷冷回道。

谁知,朱雀却是摇头道:“不。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又何必跟着我走这一趟呢?也就是说,你心里多少还是潜意识中再接受我的。”

“也许是吧。毕竟,时隔这么多年,你也算得上是我难得的亲人。只可惜,我并不需要。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还是回去了。离开太久,主人会不高兴的。”银月心的态度不曾改变,转身便走。

“我知道你的心究竟在怎么想的!你和我一样,都是一个只能默默跟在心爱男子身旁为他付出的可怜女人。不过,我若是说有方法让你如愿以偿,摆脱现在的困境,如何?”

朱雀此话一出,银月心止步,背对着对方让其看不见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犹豫。

本首发来自,时间看正版内容!

赣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贵阳癫痫医院有哪些
慈溪市第六人民医院
新疆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卵巢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