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逍遥仙村 第三十三章 戈壁试身手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网络

逍遥仙村 第三十三章 戈壁试身手大地上一望无际的黄沙,在它的边际没有一座山。太阳已经落下,但天还是亮着没黑,远霞照在如浪如丘的沙漠,就

逍遥仙村 第三十三章 戈壁试身手

大地上一望无际的黄沙,在它的边际没有一座山。太阳已经落下,但天还是亮着没黑,远霞照在如浪如丘的沙漠,就如一地金黄的稻谷晒在这天下。风一心里美美地想:真是无尽的稻谷就好了,我就发了啊!即便不是稻谷,而是一地的黄金,那也不错!

风一下午就不上课,买了张地图,便腾空而来,他就像是被一条空气中的隧道狠命吸到这里来的一般,也就四个小时。

漫漫的黄沙,蒸腾着热气,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就算有,也可能早被一个白天的炙晒烤死殆尽。“真是绝好的炼场啊,不必担忧任何的破坏!”风一想罢狂野起来,身形大长,身外的气势也呼地张开,一个巨大的风一虚影在他的身外凝出,大气也从远处一齐向这里压缩过来。

风一气一吸,“嗨”的一声一个骑马档蹲下去,两掌平开两侧半阴半阳,两把巨大的战刀般随着身势向地下压去。左右两边各生出了两个大沙坑。这是十二庒中天地庒合诀的用法。

“天字起庒,倚缘地字。继变含机,化成本式。”风一重心后移右腿,身体左转九十度,右掌向左一翻,背到腰后,而却这时身后一股龙卷风凭空生出,向后方远远卷吞过去。而左手屈起绕眉置于额前,如孙猴子尽展千里眼那般,静得出奇。这之字诀的起式,他已经不拘泥了,身后是动,身前却是含机不发。

接着风一就真疯狂起来了,一会儿这一庒,一会儿那一庒,胡乱的连接着,只要高兴,只要不破坏趋势,他可不再管什么固定的式子了。沙漠是没有风一的身影,只是一阵阵龙卷风裹卷着黄沙满天飞舞,肆虐。地上纵横着一条条百米以上的深沟,还砸出无数的沙坑,堆出无数的沙丘

,然后又是各种抹平……

无尽的狂野,疯狂地摧残着这片沙漠。但,这死得不能再死的沙漠,又何惧于他的摧残。不知什么时候,风一竟然把这片地方的沙子弄得都飞向四周去了,周围慢慢高起来,而落脚处却是不断低下去。,他竟然挖成了一个约莫三十米深的大坑洞,极深处的黑泥都掀走了,冒出一层清水来。

风一飞出坑外,大笑:“老子是来沙漠挖井来了!哈哈——说不定这口井哪天还真救了人哪!”

月亮已经升起,风一也是玩够了。今晚是正月十几还是二十了,风一记不起来了,他懒得想,反正无关紧要。他在月色下浮掠,幽灵一般,无声无息,轻快敏捷。

风一远远看到一片枫树林,便悠悠地飞滑过去。

静静的月夜枫林,没有一丝风。然而,风一看到枫林之上空,竟然直竖着一道淡淡的烟柱!顺着烟柱降下目光,地面上,一具黑色的窈窕身躯!是鬼?地面上还有它月下的影子!“一定是个美女,我风一的人品不可能碰上恐龙的!”风一无端生出一种龌龊的想法,“肯定是老天给我的寂寞旅途送来一份大礼了!”

风一远处站立,玉树临风地吟起诗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月圆。哦,不圆!不知明镜里,何处是婵娟?咳!咳!”风一吟完咳了两声,色色地向窈窕走过去。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不甚圆的圆月,下面是沙漠的沙地,没有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项上没有银圈,手上没有钢叉,正向一匹猎物一步一步地走去。那猎物却将身一扭,反向他的怀里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脖子。

风一抱住了她:“稚憇!你在这里等我?”

“风一我好想你啊!你不会怪我吧?”稚憇紧紧地贴在风一身上说。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风一很不解——这女人太能耐了,“你不怕我**你吗?”

“我就是想!年里到现在我天天都想你,但是我没有机会见到你。有一天早上我在你们的操场边不小心听到你说要来沙漠,我就先来了!我只是赌一把能见到你,想不到还真见到了!”稚憇娓娓地说,“那是你的女朋友么?我好羡慕她!”

“那么大的沙漠,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风一虽然不解,但他已经对稚憇已经是轻薄起来了,他知道稚憇虽然看着很纯,但却是个骚娘,只对他风一骚,也正是他风一的克星了。

“我也不知道,不就是赌吗,能就见,不能我也是来旅游不行吗?坏人!”稚憇娇喘了起来,“吃饭好吗?我煮有两人的饭了。”

风一放开她,道:“你是神!”

“稚憇,你真是个好女人!如果天天能吃到你做的饭就好了!”风一心里佩服稚憇,在这个没有生机的沙漠里,能做出这么可口的饭菜来。虽然,菜只是豆角干和叉烧炒出来的,汤只是紫菜汤,但还真是很可口。而且。饮用的淡水她都准备好——好心细而又温柔可爱的女人啊!

“真的吗?我也好想天天给你做饭。”稚憇幽幽地道。

“女人,这片枫树林真美啊!如果再有个小湖来就更美了。”风一在问稚憇。

“真没见识,这是胡杨树!不过树林中间是有个小湖,水很清呢,我们可以去啊。”

“我知道是胡杨树,我说它们枫树是比喻啊,艺术而已!”风一嘴巴硬着,不由想起他初中的个语文老师,风一从他身上学得的就是“通假”。

两人搂搂抱抱伤风败俗地走到稀疏的胡杨树林中间一个小湖边,脱了衣服,扔掉,下水嬉戏起来。好清澈的湖水啊,清晰地把天上的金蟾都捕获了下来,让它静静地躺在湖底。风一尝了一口湖水,噗,咸的!

鸳鸯戏水,其乐无穷。但,有些事还是不方便。

两人收了许多树叶铺在地上,稚憇拿来一张毯子铺在上面,就是两人的床了。天是被,月是红烛——可以洞房了。

虽然是**,但稚憇很狂,比风一不知道狂了多少。

少女,你的清纯呢?

两人互恩互爱,相互勾引着。稚憇是跃马随风花乱颤,风一是不动根本任驰骋。再也没有他人的沙漠里,两男女是纵情无顾忌——我们做我们的事,一切任他人说去吧!风一呼喝声闷雷般还不算太响,而清纯稚憇此时的娇吟春声却是响彻天地间。。。。。。

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朔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宝鸡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济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朔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