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网游之原罪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健康

<ins ><ins ></ins></ins>????大船和飞空艇同时在这个早晨回到村子,

<ins ><ins ></ins></ins>????大船和飞空艇同时在这个早晨回到村子,不用想,林墨和岩石也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而现在这种时期,重要的事情一定和老山龙有关联。(<a href="http://www.hswenming.com/4/4050/">皇妻</a>)看着湖面上破浪而来的大船和天空中已经清晰可辨的飞空艇,林墨和岩石饱受惊喜磨难的小心脏渐渐的回复了平顺的跳动,不过两个人对望了一下后却又象是火烧了屁股一样从栈桥上蹿了起来。两个人急急火火的离开栈桥,一溜风一样的跑到酒馆前时却顿住了脚步。向右是飞空艇,向左是木制的大船,岩石不知是无心还是好像知道林墨的心事一样,拍了拍林墨的肩膀指了指右侧的方向,二话没说自己转身向着船厂飞奔而去。瞅了眼现在正减慢速度缓缓向着酒馆后面那块空地降落的飞空艇,林墨扭头看了下岩石已经消失在几棵簇生的茂密大树后面,随即也拔腿向着酒馆后面的空地飞奔。还没跑进船厂岩石就看到大船已经停靠在湖边,两面纯白的巨帆在分成两拨的十几个村民的协同下慢慢的收拢,船头的地方,船老大独自在将一块踏板顺下地面,村长站在他的身后,在村长的身边,围着7,8个壮年的猫人。猫人天生的看起来不仅矮小,而且还带着一种让人升不起好感的猥亵,要说猥亵也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毕竟谁都不能决定自己的长相,可是猫人不能让人接受的是他们对于亮闪闪,黄澄澄的金币,有着变态一样的喜爱。就是这么猥亵,爱财的猫人却在很多事情上有让人叹为观止的才能。岩石看到这几个猫人时欣喜若狂,不是因为他极其喜欢这些猫人,是他知道村长雇佣这些猫人为的是什么。两天来积在心里的担忧轻了很多,急火火的脚步变的轻松,岩石一边小跑着接近大船,一面挥着手和船头的村长和船老大打着招呼。几个呼吸后岩石跑到顺好的踏板前,听着船老大声若洪钟的笑声,两三步蹿跳着登上了大船后,看到了预想中的东西。甲板上盘放着4条胳膊粗细的筋绳和几件形状古怪的骨质构件。岩石在这边喜形于色时林墨已经接过了龙女从吊篮中甩下来的藤绳。低头将手里的藤绳牢固的拴在身边的树干上,抬起头时,龙女已经翩翩然的顺着藤梯爬向地面,一头紫色的长发妥帖的盘在脑后,露出瓷白的脖颈,随着身体的运动,背影看起来还是那么婀娜多姿,让人怦然心动,只是原本身体上圆润的地方明显的有了一些消瘦。(<a href="http://www.hswenming.com/27/27092/">白铁无辜铸佞臣</a>)静静的那么看着,林墨的心象万年沉寂的古井,只是在那深邃,幽暗的地方有尖锐的刺痛。似是梦幻的看着龙女翩然的来到自己的身边,林墨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多日不见带着些清瘦的妖异面容,心里柔软的刺痛默然隐去,收拾了一下心情后,脸上带出轻浅却不失热切的微笑。自从绝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面对着龙女,林墨已经可以自然的应对,看着龙女俏生生的浅笑后脸上马上回复的那种让人陡升距离的冷艳,林墨预感到老山龙的情况不容乐观。两个人只是用浅笑打了个招呼,到现在为止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从龙女面容中的猜测,林墨不由自主的清了一下嗓子,投向龙女双肩的视线稍稍下沉了一下后抬起来对向那对晶亮璀璨的淡紫色眸子。林墨没有和龙女的双眼对视上,也没来得及问出心里的猜测,龙女在林墨清了清嗓子时扭脸看向了他的身后,村长和岩石正脚步匆匆的向着飞空艇走了过来。纤秀的手指碰了下林墨的胳膊后,龙女迎着村长走了过去。没有什么寒暄和客套,看着迎着自己走过来的林墨和龙女,村长点了点头后,转身向着自己的小屋走了过去。四个人鱼贯的走进村长的小屋,屁股挨在木墩子上还不到两分钟就又全部起身而立,重要的决议在三言两语后就开始付诸了行动。老山龙在两日前从蛰伏状态中短暂的苏醒,扫荡了谷地中所有高大的树木后又一次安静了下来。经过很长时间的观察,龙女依然不能确定老山龙这次异于寻常的蛰伏出自于什么原因,但是现在能够确定的是,这一次,它比以往任何年份都狂暴,都具有破坏的。这一次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下一次老山龙的苏醒,也许就要开始践踏的旅程。离着再一次的苏醒还有多少时间?一天还是一年?一个不能确定的时刻带着让人时刻不得安然的紧迫。br&gt;岩石急匆匆的出了小屋奔向了铁匠铺,龙女尾随着奔向了村民的聚集地,村长怀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注视了一下林墨后,拍了拍林墨的肩膀后出了小屋走向村口的方向。意兴阑珊的挪出了村长的小屋,有些无精打采的拉上了木门,眼前已经不见了三个人的踪影,带着失落的心情,林墨有些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周围后,慢吞吞的走向了村口的方向。在刚才的迅速决议中,林墨当下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尽快的攒足冰结晶,尽快的锻造出极上的水龙剑。(<a href="http://www.weibogg.com/20/20789/">DOTA之强血脉</a>)这次的岩磬之行是要去安装击龙刺,为其后的猎杀老山龙做准备。没有好武器的猎人就像没有尖牙利爪的野兽,想要对付老山龙无异于痴人说梦,林墨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己去不了岩磬,也知道自己尽快锻造出极上大剑的重要性,只是现在的心情却还是有难以明说的失落。就像是一个外来者突兀的闯进了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林墨茫然失落的站在村口的圆阵前,手足无措的东张西望,看着突然之间显得紧张忙乱的村子。看起来为了这次的岩磬之行,村子里面早有准备,太阳在头顶走了有一掌的时间后,林墨看到了出发去向岩磬的队伍。五头颈龙一字排开向着村口的方向走来,岩石走在队伍的前面,身后牵引的颈龙身上,藤制的吊篮上一左一右绑缚着两根硕大的击龙刺。村长在岩石的身后牵引着另一头体型的颈龙,颈龙身上不仅驮负着两根击龙刺,隆起的脊背上还坐着两个壮年的猫人。后面的三只颈龙要轻巧了很多,一只身上的吊篮中装着筋绳和奇形怪状的骨质构件,另一只身上装着许多顶皮质的帐篷,走在的那只颈龙身上的吊篮中装着大量的用阔大的植物叶子包裹的食物和精力饮料,还有一些装满麦酒的空心果,隆起的脊背上坐着另外的两个壮年的猫人,而牵着这三只颈龙的是驯养它们的那三位年老的村民。走在这五只颈龙两侧的是十多个强壮的村民,身上都穿着简易的猎人初级装备,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把轻金属的片手刀。整个队伍因为五只颈龙和硕大的击龙刺显得有些浩浩荡荡,外带着队伍上面的天空中出现的飞空艇,让林墨本就失落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看着远远的扬手向自己招呼的岩石,林墨在脸上挤出了一些象是含着黄连的苦笑。整个队伍越走越近,林墨开始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心情,努力的压下了心里浓重的失落,迎着岩石走了过去。岩石在林墨身前停住了脚步,整个队伍也随即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保持着队形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相对而立的岩石和林墨。岩石一脸的平静,只是眼神专注的看着林墨,象是要将眼前林墨白皙的面孔映进记忆中一样。看着岩石那清澈却含着些意味的眼神,林墨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心慌,有些下意识的紧了紧拳头后,脸上带出惯常的轻浅笑容。看着林墨脸上的笑容,岩石挠了挠头,脸上随即露出了招牌一样的憨憨笑容。www.51painting.com“木头,我等你”br&gt;之前已经商议好了,岩磬之行有几天的时间,安装好击龙刺后,除了岩石会留守在岩磬外,村长将带着队伍返回到村子,而林墨在尽快锻造完大剑后将时间乘坐飞空艇到岩磬和岩石会合。按照龙女的观察,老山龙在这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再一次的苏醒,这也是林墨还能够留守在村子里的理由。听着岩石沙哑低沉的嗓音说出的话,林墨心里的失落和茫然猛然间象是被炽热的火焰烤的烟消云散,用力的点了点头,林墨感觉到心窝里蒸腾起了一股暖流。岩石脸上的憨笑静静的消散而去后,低头摸索着从储物腰带中掏出一样东西递到了林墨的眼前。那是一条黝黑发亮的皮绳,绳头用一块椭圆形的骨块连在一起,在皮绳上穿着三枚寸长的血红色的怪物牙齿。这是一条散发着原始,野性和神秘的项链,血红色的怪物牙齿通体红亮,牙尖的部位红的有些发黑,象是积攒了浓重的鲜血精华。从没有见岩石带过这东西,从那三颗不知名牙齿的外观来看,林墨能确定这项链的价值根本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默默的接过岩石手里的项链,时间低了低头将项梁戴在脖子上,将三颗牙齿捋顺了靠在前胸的位置,林墨定定的看着岩石点了点头,“石头,等着我”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敲定了生死与共的承诺,岩石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转回头后不再停留,抄起身边颈龙脖子上的皮绳,轻轻的拉动了一下后,迈步向着村外走去。静立着看着从眼前走过的每一个人,看着沉默却坚决的队伍消失在村子外面的密林中,林墨开始注视着天空中依然行迹可见的飞空艇,一直等到连它的影子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后,才依依不舍的迈步走向了自己的小屋。仅仅就是走了那么十几个人,走了5头驯化的颈龙,村子从刚刚那一阵感觉明显的紧张的忙乱中又恢复的惯常的宁静和祥和。一切都似乎恢复了原样,可是林墨却清楚的知道,他眼中的世界已经变了一个样。安安静静的坐在小床上,摸索着脖子上那三颗通透血亮的牙齿,林墨心里不在有迷茫和失落,却感觉到时间凝滞的缓慢和焦灼。房间里似乎满都是岩石的影子,地上的鹿皮垫子已经不在了,从新露出原木那清晰的纹理,林墨脑海中却清晰异常的映出岩石盘腿而坐的壮硕身形。这么继续呆坐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能感觉到时间变得越来越凝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林墨猛的站起身体,急急火火的捞起床头地面上的鸟龙套装,用快的速度穿戴整齐后,两步跨到门边,抄起大蛇后拉开木门奔向了村口的圆阵。(<a href="http://www.hljxwb.com/book/9761.shtml">遵命女鬼大人</a>)两扇高大的木门已经紧紧的闭拢,通向外界的通道已经关闭,次这么专注的看了看那高大的木门后,林墨一脚踏进了圆阵。进了狩猎区,虽是近都是直接先奔着开采冰结晶,但是今天林墨却带着明显的急切心情。一路快速的飞奔,越过两小群蓝速龙,甩掉十多只小野猪,无视几只温顺吃草的颈龙,林墨直接跑进了溶洞,在十多只惊慌失措四散奔跑的角鹿陪伴下,乒乒乓乓的开始开采冰结晶。今天这次的收获不尽人意,报销了所有的矿镐竟然创下了的开采数量,腰带里只有少的让林墨都想开口大骂的两块冰结晶。心情大坏,看着散在溶洞四角的角鹿没有一点想要动手的念头,就是现在能将储存箱都填满了,林墨都不会有任何兴奋的念头。出了溶洞,看着狩猎区日益见多的怪物,林墨提不起一点要猎杀的兴头,至于植物素材的采摘,更是连想都没有去想,长出了口气还没能缓解下胸口的烦闷,林墨索性撒腿狂奔着跑向了安全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今天林墨创造了短时间的狩猎记录。传送回了村子,直接回到了小屋,林墨一进了小屋就急急忙忙的胡乱讲身上的装备和大蛇卸在了门口,任装备胡乱的堆在地面上,自己一头栽在了小床上。时间象是将死的蜗牛一样慢的让人心焦,直到天已经开始变的昏黄了,林墨才从小床上爬了起来。靠着半梦半醒的状态熬到了夜晚的来临,起来后做好了一应的准备后,林墨又一次进入了狩猎区。还是直接奔向了溶洞,依然是令人想要骂街的收获,3枚冰结晶耗完了所有的矿镐,林墨好在没有心情大坏,不过依然对狩猎怪物提不起任何兴趣。保持着和白天相仿的短暂狩猎时间,回到村子的林墨在小屋里脱掉装备后来到屋后的栈桥,用已经凉爽的湖水让自己清爽了一下后,静静的坐在栈桥上看着天上清冷明亮的月亮。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的心情,想着和岩石的承诺,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林墨在身上的鹿皮衣裤都粘着一层湿潮的水汽后,终于找回了心灵的坦然和平静。一宿安然的熟睡,梦里见到了一把青蓝色的极上大剑,林墨嘴角带着口水从梦里笑着醒来后,开始了为了承诺努力的第二天。心态决定着一切,仅仅就是一夜的时间,眼里的世界又变回了原样,林墨开始了有一天的狩猎,开始了继续积攒冰结晶的工作。不仅世界变回了原样,就连运气都从新回到了身边,第二天的冰结晶开采回复到了令人满意的状态,一天十块冰结晶的收获让林墨完全相信了老天有眼的玄妙说法。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箱子里的冰结晶越来越多,一格储存空间里已经满满的装了100块冰结晶,另一格的空间里也有了足数三份之二的冰结晶,而林墨自从岩石走后每过一天就在一根圆木上刻上一道,那深深的刻痕也有了整整十道。第十一天的早晨,林墨从床上翻身而起,抄起床下的圆木在上面刻上第十一道后,将圆木放回床底,拿起床头边的项链端正的带好,心里想了一下,今天也许就是村长回村的日子。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可以锻造极上的大剑,马上就能够和岩石还有龙女在岩磬共同的据守,等待着完成猎杀老山龙的壮举,一念至此,林墨觉得心里象是揣着一团火。这一天林墨在兴奋之极的心情下度过,扫荡了狩猎区每一只怪物,没有放过任何一小片值得探查的区域,创造了一次长时间的狩猎记录,站在安全区的圆阵前,等到腰带上的耀龙石已经闪的眼花了,在强制被传送回村的一刻,林墨在一种紧张刺激的心情下才传送回了村子。在小屋的地面上一块一块的排开所有的冰结晶,一块一块的逐一看了一遍,直到折腾完一点兴奋的心情,林墨在满心的期待和一大片晶亮幽蓝的光芒下进入了梦乡。新的一天开始了,晨起明亮的阳光照射下,醒来的林墨冲出小屋,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没有看到飞空艇的影子。安慰着自己,也许在下一刻的时间就能看到期待的一切,林墨开始了又一天的狩猎。又是一天,冰结晶马上就能攒足锻造大剑的数量,还是没有看到飞空艇的影子。圆木上的刻痕已经有了深深的二十道!储存箱里两格的空间装满了足数的冰结晶!大剑没有锻造,圆木上第17道刻痕刻上的那一天,林墨就放弃了进入狩猎区,每天都只是坐在屋后的栈桥上,从早到晚一直看着村口处的天空。就在那一天开始,满心的期待化成了泡影,守着的,只是一种等待。今天晚上的月亮清冷明亮的看起来带着萧杀的光芒,今天是第20天的夜晚,茫然的伸了伸酸酸的脊背,看了看身边栈桥上象是刀锋一样的月光,林墨有些痴傻的伸手从眼前拂过。刻骨的友情,锥心的爱恋在空气中难以触摸。二十天的时间还没有见到飞空艇的影子,时间已经可以明证一切。没有任何的悲痛,只是因为林墨直到现在还在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自己是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就能够看到期待的一切”执着的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念头,慢慢的阖上双眼,林墨躺平在了栈桥上。。。。。。“当,当,当”朦朦胧胧的响起木门叩击的声响。象是在灵魂的深处响起的声音,每一声都在心灵深处引起轻颤的共鸣。没有睁开双眼,任那响声在耳边变的越来越清晰,直到清脆的已经开始震荡着耳膜,林墨睁开双眼抽身而起。灰白的墙上带着一些明显的污浊,因为年深日久,有些地方的墙皮已经脱落了,露出水泥灰黑的底子。低矮的电视柜上,21寸的电视机也有些老旧,好在画面还算清晰,电视边上放着的游戏机还在不是吱嘎吱嘎的发出读盘的声响,连带着电视的荧光屏上还在闪烁着连续不断的画面。皑皑的雪山,两个一身火红装束的猎人在谨慎的前行,突然之间眼前坚实的雪面分崩离析,在冲天的雪渣弥漫下,一头成年的壮硕雪狮子冲天而起,雪白的皮毛熠熠生辉,红色的刚须刺眼夺目,尖长外凸的獠牙夺人心魄。定定的看着眼前电视上无声的画面,耳边已经没有了敲门的声音,林墨痴痴傻傻的呆坐在小床上,光着的双脚踩在凉凉的瓷砖地面上。一切原本就是一个梦吗?用力的拍了拍脑袋,有些不死心的用双眼扫过整个房间,地上到处都有的方便食品包装袋,沙发上横七竖八扭在一起的脏衣服,床上一年都叠不了一次的被子,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扎眼醒目。死命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倒抽了一口凉气,林墨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念头。脑子里乱的象是一团麻,依然呆坐在床上,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林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面在脑子里想起那些真实的让人感到迷茫的画面,一面让自己慢慢接受刚从梦里醒来的现实。就在这时,又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用力的晃晃头,暂时忘掉脑子里那些乱成一锅粥的画面,林墨起身而起,光脚拖拉着走到门边后拉开了房门。“你好,我是新搬来的邻居”沙哑憨厚的声音带着磁性响起。一米八左右的一个男子站在林墨的房门前,一身运动装掩盖不了他肩宽背阔,肌肉隆起的健美身材,黝黑的一张脸棱角分明,本来看起来应该坚硬的表情却因为憨笑显得质朴纯真,吸引人的是那双象孩童般清澈的双眼。林墨脸上的肌肉扭曲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看着那张记忆中刻骨的面容。大腿上刚刚用力掐出的紫痕还在火烧火燎的疼痛。一切的一切,究竟是真实的发生还是一个虚幻美丽的梦?本书首发。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0顶(百度搜索可快速直达本书)温馨提示:亲爱的书友,,强烈建议您,方便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喜欢本书,请点击推荐给其他书友一起分享!)</p>

本溪哪家专科治疗性病好
吉安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钦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咸阳好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玉溪要怎么治疗慢性附件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