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葛朗台伯爵阁下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科技

<P>“……一八三三年九月写毕于巴黎。”当巴尔扎克在纸上写下《欧也妮·葛朗台》一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轻松。又或者说是愉悦

<P>“……一八三三年九月写毕于巴黎。”当巴尔扎克在纸上写下《欧也妮·葛朗台》一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轻松。又或者说是愉悦,鉴于他已经做好了打算,要将这部书的手稿交给他心爱的德·韩斯卡夫人保管。是的,她不在这里,不在巴黎;她居住在遥远的维埃曹尼亚,冰天又雪地;她很可能坐在已经生起火的炉子边上,和她的丈夫一起,享受一个有美酒和宾客围绕的典型贵族式周末……但无论是气候还是别的,一切都无损于他的爱情。就和扉页上写着的“献给玛丽亚”一样,他感觉他现在也拥有了欧也妮的某些特质;又或者地说,其实它们都来自于玛利亚。莱特居耶尔街9号五楼,阁楼的窗户正应着阵北风的呼唤,咯吱咯吱地响着。老旧的木板楼房在这时勉强能抵御寒冷,但再过不到一个月,壁炉里不高的火苗也会对从缝隙里钻进屋子的顽强冷气感到束手无策;那些因为湿气而显得比别的地方更暗更褐的木板已经证明了这点。“圣安东的郊区总是比较冷……”巴尔扎克放下笔,出神地望着窗外。他专心写作时很少能顾及到周围的情形;就比如现在,他几乎是无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思绪又都飘到印场那里去了。他计划明天就将手稿送过去;这样他就能早日拿到印稿,可以照着自己的习惯在上面修改……感谢《朱安党人》,在这部书出版之后,他总算可以摆脱那些他完全不擅长的、还令他背上好几万法郎债务的实业——那简直是悲剧性的尝试——专心发展他有兴趣的方向,也就是写作。他的梦想一直只有这一个,但早前父母的反对以及他无力养活自己的现实并不容许他靠着爱好活下去。所幸,冬夜总会过去;也不能说他现在的生活有多么美好,但他总算闯出了一点点名气,可以依靠这种名气带来的好处活下去了。他为此奋斗多年,他对自己拥有信心;他相信他的成功指日可待,只差时间而已。巴尔扎克又想到了韩斯卡夫人。他之前遇到过好些女子,他对她们的热情总会消褪;但这次大概不同,他预感到,她会带他走出他从未繁花盛开的春天,走向灿烂的夏天和温暖的秋天。不可否认,这想法带给他更多创作的热情,有关他设想中的玛德莱娜大教堂。他已经构建出了教堂的框架,他要用自己的作品充作圆柱、横梁和山花,一个接一个地堆积、雕琢,终让它们出落成胜利的纪念碑,就如同拿破仑建造玛德莱娜大教堂的目的一样。**玛德莱娜大教堂是一座古典气息浓厚的宏伟建筑。虽说在拿破仑时期,她被称之为“伟大军队光荣庙”,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希腊神庙式造型;拥有超过两千年历史的科林斯圆柱使她从任何角度看去都完美无暇,拥有雕像般准确精致的美感。从波旁宫出发,沿着制式严格的皇家街向前走,就能到达这座迷人的教堂。虽说现在谈论到胜利荣光时,人们更容易想到其后修建的凯旋门,但她依旧不失为一个好去处——可以俯瞰四周的视野,引人入胜的管风琴,铜门上圣经十诫的浮雕,祭台后方的玛利亚升天像,山墙上《的审判》中耶稣悲悯的脸庞……巴尔扎克正站在教堂的阶梯之前,仰头注视着那张脸。天空灰蒙蒙,飘扬而下的雪花微微遮蔽了他的视线。“他们告诉我,您一早就离开了;”有人的声音响起来,混杂着皮靴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吱呀声,“而我知道,在巴黎的什么地方有可能找到您。”巴尔扎克侧头去看。“您看见了?”雨果年纪与巴尔扎克相仿,但他不像巴尔扎克一样蓄有唇髭,打扮又体面得多,所以看起来年轻不少。“如果您是说您的大作,那我得说,我刚知道这回事。”他转动了下手杖,笑道:“若是能提前拜读,那我再荣幸不过。”他们现在还不算挚友;甚至,前几年,巴尔扎克曾尖刻地批评过雨果的《欧拉尼》。雨果自然恼火,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耿耿于怀。而巴尔扎克呢,后来也意识到了他之前所忽略的剧本价值;作品风格不同并不是否定某人才华的理由。所以这时候,巴尔扎克对雨果的提议回以一笑。“那您肯定也知道,我需要印稿进行修改。若您不介意时间,我倒是可以快点儿改出来。”“那听起来真是棒极了!”雨果眼睛闪闪发亮。“天上的雪越来越大了;您介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去大仲马家享受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吗?”“当然,亲爱的朋友,我从不拒绝这种诱人的提议!”巴尔扎克满口答应。只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再次抬头望了望宏伟的神庙式教堂。他的确已经设立了蓝图,但他现在只敢在至亲的人面前展露过人的野望和抱负;可都没有关系,他已经等待了多年,他坚信他能够做到,事实也开始证明这点——他需要时间,他也只需要时间!**冬天还没过去,雨果就拿到了那本并不厚的付印稿。随着稿子来的还有一封短信,巴尔扎克在里头告知自己现状的同时,还认为他的新书只是个相对简单的故事。不得不说,一年之间写出好几部小说,这是个惊人的速度;他在欣赏的同时,也不得不为朋友的身体感到忧心。但当他翻开页时,这些存在于现实的想法就被文里的情节挤走了——一个又一个人物从里头走出来和他打招呼,活灵活现。他们说什么,他们做什么,各人的选择是如此逼真,以至于他马上能在脑海里拉出一个或者几个他曾经见过的人。这种印象不需要具体,因为大部分都已经烙上了时代的特征——小说就是现实。他似乎真的到过索缪,那里也真的有一座葛朗台公馆。已经成为冷血无情野心家的夏尔只后悔自己算计失败,但他再也回不去索缪;而欧也妮,她现时已经是年轻寡妇德·蓬丰夫人,正在无望的痴情和冰冷的黄金里过完她剩余的生活……巴尔扎克也许以为自己这部外省风情小说只是教堂里普通的一座镀金雕像而已,和其他许多雕像放在一起,并看不出太大的特别之处;然而他却觉得,这部小说将获得意料之外的成功,成为天才的作品中璀璨夺目的那一颗!作者有话要说:《葛朗台伯爵阁下》个人志预售已开始,包括网络全文及增补内容、番外(约两万字),<a href=item.taobao./item.htm?spm=0.0.0.0.dR9Opb&id=42519322311>购买链接点这里item.taobao./item.htm?spm=0.0.0.0.dR9Opb&id=42519322311 蟹蟹大家支持~~题注:一八三三年对于巴尔扎克来说无论在创作上还是在生活上都是关键的一年……那年九月,也就是《欧也妮·葛朗台》初稿完成的时候,他向妹妹自信地宣告:“我要统治欧洲文坛了,而且不会受到挫折!我只须再努力奋斗两年,就能超越一切企图束缚我的手脚、阻碍我前进的人!”他的自信产生于他酝酿已久的一个巨大的设想:他想把已写的和将写的全部作品合成一个“整体建筑”,他称这个建筑为“我的玛德莱娜大教堂。”——《欧也妮·葛朗台》译者序正经小剧场:当原著人物看到原著,他们的反应是——葛朗台老爹(满意):在我死后,欧也妮把家里经营得不错。高诺瓦叶(重点错):怪不得开头描述的地方相比索缪,更像南特。夏尔:作者在嘲笑我,这只臭八哥,我真想一剑捅穿他的肚子。德·蓬丰庭长:我没法否认,我的算计没有给我带来哪怕一生丁的好处。欧也妮:……这就是生活。↑高诺瓦叶是葛朗台老爹的一个佃户。</P>

巢湖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嘉兴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三明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云浮白癜风治疗哪个好
玉溪得盆腔炎的该怎么治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