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多多益善车子票子房子美男子嘿嘿多多益善啦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育儿

我从不认为这是穿越时空,因为我在21世纪已经往生,而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却是从娘胎里出来的,所以我想我只是投胎前没有喝孟婆汤而已。为什么没喝?

我从不认为这是穿越时空,因为我在21世纪已经往生,而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却是从娘胎里出来的,所以我想我只是投胎前没有喝孟婆汤而已。为什么没喝?我不知道。当我的前世——一个活了二十九年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的大龄女青年因病离世之后(呵呵,我很好地实践了我的诺言:把单身状态终结在三十岁以前),我就来到了这里,成了凌国当朝礼部尚书宋逸的二女儿——宋书凡。

说实话,我并不害怕来到古代时空。在21世纪,我就常常想,为什么不早生几百年,做一个古代女子,没有考场的压力——女子无才便是德,没有职场的压力——那是男人的事,没有情场的压力——父母包办。但是带着二十多年的前世记忆,突然来到一个男尊女卑、皇权至上的异时空,一点想法都没有是不可能滴。

于是,我的童年在思考中度过。

在宋府,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孩童站着发呆、坐着发呆、躺着发呆,家仆之间都在流传关于二小姐是个傻子的流言(懂什么!那顶多算自闭!)。

其实我很无奈,毕竟我的魂龄已过三十(两世相加),要我扮出幼稚无知的样子还真是个艰巨的任务,但要我扮天才儿童兴风作浪又实非我所愿,地球人都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猪壮就要上案板”。所以,我只能用沉默来表现我的童真。流言也有好处,没人打扰我,我可以继续发呆,哦,不是,是继续思考。

一岁到两岁(按虚岁计算,以下同),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会重生在古代?

结论是:霸王文看多了。

所以,同志们,看文一定要留印迹,哪怕抛砖都行,抛砖也能引玉啊。当然,除非你也有心穿越一回。不过也幸好看了很多的穿越文,让我有了一定的心理建设。

两岁到三岁,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是架空历史?

结论是:为了社会稳定。

因为我和其他人一样,并不知道历史的车轮何去何从,也就不必担心自己的一言一行会改变历史。不过就像敏敏说的:好处是唐诗宋词可以随便盗用,坏处是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知识白背了(典出《穿越与反穿越》)。

三岁到四岁,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是庶出?(忘了告诉大家,俺娘只是小妾之一,还是不得宠的那种)

结论是:进可攻,退可守。

作为庶出的小姐,相比嫡系虽然待遇要差些,但压力也要小些,表现不好也属理所当然,呵呵,如果表现好,那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效果更好。

四岁到五岁,我思考的问题是:是做古代人还是做回现代人?

结论是:做一个具有现代精神的古代人。

既然是投胎转世,就不可能回去了(回去了那叫诈尸),那就安心做个古代人吧。但是,既然是架空历史,不用担心会歪曲史实,又何必放弃我二十多年的现代智慧和精神呢?取长补短才是正道。

五岁到六岁,我思考的问题是:长大了做个什么样的人?

结论是:做个快乐的米虫。

前世的我在人老珠黄、前程黯淡之时总结出一个教训,人生要乘早立下远大的目标。而今世的我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和智慧,当然不能再重蹈覆辙。根据我的兴趣和专长(确定发展方向,二者缺一不可)——擅长深思熟虑(其实就是发呆),喜爱以逸待劳(实质就是懒惰),我的理想职业是——米虫。

让我算算,女子十五及笄,还有九年的准备时间。哇,也不算早啦!三年习文化——诗辞歌赋,三年学技术——琴棋书画,三年练绝招——女红烹饪。天哪!怎么和培养花魁差不多,也不符合我以逸待劳的喜好。唉,为了我的远大理想,我忍!

六岁时,经过长达六年的深思熟虑,我为我的古代人生画好了发展蓝图,我看到了我的美好未来——金子、房子、铺子、孩子、美男子!五子登科!多多益善!

沉浸在美好想象中的我似乎突然返老还童,变得幼稚了。我忘了,人生之路决非平坦。话说天宝二十二年,这凌国国君的年号居然和唐明皇一样,据说也是个有作为的帝王,我经常坏心眼地想:他会不会和他的儿媳妇有一腿。

言归正传!话说天宝二十二年,也就是我六岁那年,在我规划好了人生蓝图,正准备向着我的美好生活奔去之时,宋府发生了一件大事,正式宣告我的童年结束。

说起这事,必须先介绍一下我的父亲——礼部尚书宋逸。

宋逸,男,凌国人士,时年三十五岁,天宝八年间及第状元,同年迎娶当朝左相之女,双喜临门,一时传为佳话。庙堂之上也是一帆风顺,天宝十九年升至礼部尚书。

此君乃是彻头彻尾的保皇派,也是一切封建主义思想的维护者和实践者,比如三纲五常、三妻四妾……因此成为当代道德规范的表率之一。

刚说到三妻四妾,没错,这年头的男人青楼狎妓是正常,妻妻妾妾很平常,情有独钟不寻常。身为封建社会道德规范表率之一的父亲大人自然也不能免俗,虽没有三妻四妾,也有一妻三妾。一妻便是正房王氏,既左相之女,官家千金,自是不必多说。那三妾是二房文氏、三房金氏、四房刘氏。文氏乃是父亲的远房表妹,书香门第,知书达理;刘氏是京城富商庶出的女儿,虽出身商家,却也略通文墨,而且头脑精明,持家自有一套。这三房金氏便是我在古代的生母,也是此番大事件的主角。

我的古代母亲金氏(和我前世的姓氏一样),可算是宋府“后宫”中的一个异数。论相貌,她只算是略有几分姿色,比不得王氏的花容、文氏的清秀、刘氏的娇媚;论学识,她只算是摘掉了文盲的帽子,那比得上研究生水平的王氏、大学生水平的文氏甚至高中生水平的刘氏;论性情,她自私刻薄,更比不上王氏的大度、文氏的温柔、刘氏的灵巧;论出身,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酒家女……唉,不用比了,不用比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样的异数怎就进了宋府了呢?这背后当然有故事。据说当年我父亲一日出游,在某酒家饮醉,次日便遭我娘哭诉被其污了清白,无奈,只好迎娶过门。时至今日,好多人还是怀疑到底是谁污了谁的清白,但与“良家妇女”在婚前发生关系,还是成为我父亲道德品质上的一个污点,而我便是这一污点不可磨灭的证据。

可想而知,我和我娘在宋府的地位如何。不过,也幸亏我娘那市井之徒的作风,虽然遭人鄙视,却也没人敢随意欺负,倒让我跟着过了几年清静的日子。说实话,如果没有我们娘俩儿,一个粗俗、一个自闭,宋府真算得上是个五好家庭。

做了那么多铺垫,该说回正事了。话说天宝二十二年,宋府发生了一件大事,确切地说是一件丑事,我的娘亲,宋尚书的小妾,居然与一家仆通奸兼私奔。虽然不久后,两人就被抓获并以通奸罪处于刑罚,打入大牢,金氏也被宋府休弃,但父亲大人的绿帽子是戴定了。如果说以前只是让他的道德外衣蒙尘的话,这次就是在上面划了一道口,再怎么补都看得出来。

另一个倒霉的人就是我。本就不受父亲关注的我,又多了一个千夫所指的娘,处境更加尴尬,若不是我的相貌里还看得出有几分父亲的样子,只怕我连宋家小姐的身份都保不住了。但尴尬的是我的心情。我虽然已经决心活在当代,但始终无法把宋府当作“家”。父亲和其他妻妾对我冷淡以待,兄弟姐妹看不起我,即使是生我的娘,也一直与我不亲。一方面,她只把我当作入门的砝码,目标实现我就没用了;另一方面,我的内心还是眷恋着前世的家人,在我看来,他们才是我真正的家人。

虽然不亲近,但若说心里面一点疙瘩都没有也是假的。作为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然抛下年幼的女儿,一点也不顾及我在宋府的处境,这可是遗弃罪!回想起前世的母亲在我病重之时,仍然不离不弃,守候在病榻前,我的心里又忍不住一阵抽搐。

话又说回来,骨子里的现代精神让我对她的行为又比别人多了几分可怜。一个女子,得不到夫婿帝爱,得不到女儿的亲近,甚至得不到仆人的尊重,又没有娘家可依靠,这叫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女子怎么受得了?不红杏出墙才怪。至少,她还知道为自己搏一搏,比起那些深闺怨妇到是强了不少。可怜之余又多了几分可敬。

再想想以前,她在府里的时候,虽然并没有有心为我谋什么福利,但无形中确也为我打造了一个避风港,让我可以自由地渡过这六年。而往后,我就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了。

六岁时,我想我的童年结束了。

月黑风高杀人夜,我因为口渴而醒过来。“翠花!翠花!”我没打算叫第三声,反正叫了也没用。“切,也就是个上酸菜的料。”我心中暗骂。

自从我娘出事之后,我的生活质量明显下降。虽然在“五好家庭”光芒的照耀下,物质生活变化不大,但精神虐待却有所增加。被主人们视若无睹也就罢了,这奴才们也狐假虎威起来。饶是我这个相信人生来平等的主儿,也有些恼了。

我一面琢磨着得给自己培养几个心腹,一面在黑暗中摸索着去桌边倒水。

略微有些温度的茶水下肚,我清醒了些,视线在黑暗中也适应了些,可以看到物品的轮廓。

突然,一阵强烈的直觉告诉我,窗外的院子里有人!我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茶杯,双眼盯住窗纱。今晚月色不明,但听得瑟瑟风声,果然是个月黑风高杀人夜。

会是什么人?刺客杀手?孤胆奇侠?风流剑客?采花大盗?白马王子?午夜幽灵?我的心情随着思绪而起伏,从惊险到浪漫,从旖旎到恐怖……

停!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要得心脏病了。我必须迅速做出决断,是大胆出去看看,还是转身回床睡觉。去还是不去。我又开始天人交战。

我承认,做决定是对我掉战。转眼一看,墙边的几案上有一支花瓶,正插着几支花。好,就这么办。我抽出一支,开始掰,嘴里念叨着:“去!不去!去!不去!……”

晕,怎么老掰不完!

“小妹妹,你为什么要把掰下来呢?让它留在上面不是更好吗?”

“关你屁事!”我继续埋头苦干。等等,谁在说话?我猛地抬头,然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当然,这声惨叫只发生在我的想象中。实际情况是,当我张开口时,赫然发现我失声了。

“小妹妹,如果你答应不喊叫,我就给你解开道。”好熟悉胆词。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点。我点了点头,除此之外,我还能怎么样呢?何况,他的声音很好听,绵绵的,略带些磁性,有点像我以前很喜欢的一个电台主持人。声音好听的人通常都不是坏人,呵呵,而且很可能是个美人。

我努力地想看清他的长相。正在此时,消失多时的月光突然出现。哇!果然!美人如玉剑如虹!

“你、你、你是什么人!”我有些结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惊艳。

以上便是我与美人师父司徒长乐次见面的情景。

司徒长乐,男,时年十九岁(天宝二十三年),凌国人士,乃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玄天宗的弟子。

玄天宗地点是永远只有一师一徒,所以非资质上乘且有缘之人不得入其门。像我的美人师父,十六岁初出江湖之时,便以剑术和医术还有美貌闻名天下,得了个尊称“玉医”。美人师父的皮肤真的好好哦!

当然,当时年仅七岁且养在深闺无人知的我并不知道玄天宗的底细,也没法对美人师父说“久仰”二字,但凭着十多年金学(金庸)、古学(古龙)、梁学(梁羽生)的浸染,我还是立刻从他身上闻到了绝世高手的味道,就是逍遥子、花满楼的味道。

一个不受宠的庶出小姐是弱小的,但一个有绝世武功的不受宠的庶出小姐是强大的。

我立刻俯身下拜,强烈要求加入玄天宗。

“本门一向是一师一徒,对弟子的资质要求甚高。”

“美人师父,您门下已有弟子了吗?”

“尚无。”

“那您看我的资质如何。”

“小妹妹,你的资质只能算是中等,恐怕……”

“美人师父,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我拿出了当年求职面试的架式,“天生的资质只是获取成功的一个前提条件,而非决定性因素,更重要的是后天的努力和勤奋。笨鸟尚知先飞,就连那个七岁方知开口说话的郭靖都能练成一代中原大侠,我难道还比不过他。”其实我也记不得郭靖是几岁开口说的话。

“你说的到也有几分道理。……嗯,不知这郭大侠师出何许门派?”

金学里的人物要我怎么跟你说,就说是江南七怪的弟子你也不认得。“呵呵,小人物一个,您不认得也不奇怪。”我赶紧绕开话题:“美人师父,我向您保证,我志愿加入玄天宗,拥护玄天宗的门规,为武林道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玄天宗和师父牺牲一切,永不叛变。”

终于,在我的残酷折磨下,在东方既白的情况下,美人师父退步了,就这样,我加入了玄天宗,成为第三十六代传人。

这次面试累得我口干舌燥,连忙又喝了口茶,看着美人师父欲言又止的样子。

“美人师父,您还有什么问题?”

“有没有吃的?”

相信对于我和美人师父的次会面,大家都还有不少疑问,下面请自由发问。

问题一:请问美人师父为何会在月黑风高杀人夜来到宋二小姐的闺房?

宋二小姐:“众里寻他千,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司徒长乐很委屈:“我迷路了。”

问题二:请问美人师父为何同意招收宋二小姐入门?

宋二小姐:“像我这样资质独特的人难找啊!”不是吹的,这年头,受过现代教育的人是不多。

司徒长乐更委屈:“我饿坏了。”

要不怎么说天才与白痴之间仅一线之隔呢,美人师父就是一个的例证。他是一个不折不扣奠才,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路痴。此番进京是特别受邀给太后看病。这日出门逛逛,到了晚上,居然找不到北了。不过,迷路能迷到尚书府来,强!

除了是个路痴,司徒长乐还有一个毛病:不经饿。一饿就头晕,头一晕就犯糊涂。前世在老妈“要想抓住男人,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滇点下,我可是在厨艺上狠下了一番功夫,虽然前世未能如愿,今生能把司徒长乐抓住了也不错。

本文作者:鲜于乐心(今日头条)Tags:二十二 情感

常德好的整形美容
酒泉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商洛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伊春性病的研究院
玉溪盆腔炎怎样治疗较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