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龙纹战神 第2216章 你姓赫连,家在东方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汽车

龙纹战神 第2216章 你姓赫连,家在东方“你这家伙,脑袋里塞了粪吗?老杠头可是十里八村都名声不俗的炼药师,平常不知道帮大家炼了多少药

龙纹战神 第2216章 你姓赫连,家在东方

“你这家伙,脑袋里塞了粪吗?老杠头可是十里八村都名声不俗的炼药师,平常不知道帮大家炼了多少药材,他贪图这虚名有用吗?”

有些暗中观察之人,心中都是有了不少的意见,但是人言可畏,有些人始终都觉得老杠头是觊觎村长之职,才布下了这么一出戏,斩草除根,直接是杀掉了风氏父子。

杀伐果决,冰冷如霜!此子,日后必成大器,老杠头看了江尘一眼,眼神复杂,只能默默的点头。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也不允许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不过现在看来这场风波,自己注定是要被推上莲头村的风口浪尖了,而且玄风宗六个人都死在这里,日后的莲头村,怕是不会安宁下去了。

“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优胜劣汰,杀人,算不得什么大事,你不杀他们,他们迟早会杀了你,这便是常道人伦。心慈手软,优柔寡断,只会被渐渐淘汰。”

凌昀看着江尘说道。

“我只杀该杀之人。”

“大哥哥,你没事就好,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那我帮你杀,如果有人威胁你,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月儿睁大眼睛,一脸坚定的看着江尘,似乎是有些执着,但是老杠头却只是摇头苦笑,一声叹息。

“大哥哥会保护你的,你这双手,这么漂亮,怎么能杀人呢?”

江尘揉了揉月儿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可是我担心大哥哥以后会被人欺负。月儿不想看到大哥哥受到伤害。”

月儿紧咬牙关,低头喃喃道。

“我向你保证,以后没有人能欺负得了大哥哥。”

“那我可以吗?嘿嘿。”

月儿嘿然一笑,冲着江尘吐了吐舌头,依旧是天真,可爱,但是在她的心中,却不由得多了一份凝重与,坚守与命运。

“唉,此地不宜久留,你还是赶快走吧,江尘,你杀了玄风宗的人,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追查到此的,到时候一旦出现神人之境的强者,你就插翅难飞了。”

老杠头沉声说道。

“嗯,我立马就走,不会连累莲头村之人。”

江尘知道自己留下来,莲头村之人绝不会好过的,可是他若走了,怕是连老杠头,也会受到惩罚的。

“放心,我在这十里八村之中的威信,还是有的,不会有人把推到我身上的。呵呵。”

老杠头看出了江尘的担心,继续说道。

“那好,我这就离去,前辈大恩永不敢忘,就此拜别了。”

江尘拱手说道,对于老杠头的教诲,江尘心中自然是无比感激。

“大哥哥,我舍不得你。”

月儿一脸难受,连江尘看了,都觉得心头一软。

“若是不嫌弃,我想带月儿入我宗门,两个月之后,带她离去。现在,就让她呆在我身边即可。我会跟着江尘一同离去。”

凌昀淡淡说道。

老杠头看了江尘一眼,又看了看凌昀跟月儿,叹息一声,终还是点点头。

“可是,爷爷,我也舍不得离开你。”

月儿一时间变得两难起来。

“好男儿志在四方,即便是女子,也不能落人于后。跟着这个姐姐,去她的宗门,记住,一定要跟着姐姐走。”

老杠头再三叮嘱。

月儿扑进爷爷的怀中,哭成了一个泪人。

“记住爷爷的话:苍天可变,日月可鉴,风起天阑,孤星斗转,心若游鸿,可指八方,心似明灯,可安岁殇。”

老杠头在月儿的耳边说道,江尘跟凌昀也是眉头一皱,却根本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爷爷,我不懂。”

月儿摇摇头。

“不懂就对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记住,你姓赫连,家在东方。”

老杠头微微一笑,抚摸着月儿的小脑袋,充满了宠溺与不舍。

江尘不明所以,但是凌昀,却是陡然间面色一变,内心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赫连……东方……”

凌昀内心之中喃喃道,就连眼神,也是变得无比的凝重。

“前辈请放心,我绝不会辜负您,也不会辜负月儿的。”

凌昀的话,让江尘有些动容,这女人一向眼高于顶,竟然对这个实力低微的老爷子,有了一丝敬意?实在是让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有劳了。”

老杠头点点头,似乎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一样。

“我们走吧,月儿。”

江尘知道,现在凌昀离不开自己,而月儿日后又要跟凌昀去宗门修行,所以这一刻他必须要带着两个女人一同离去。

“记住爷爷的话,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听姐姐的话。”

老杠头冲着江尘等人挥挥手。

“爷爷,爷爷……”

月儿终究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而且还是次离开的亲人爷爷,她几乎是哭成了一个泪人。

老杠头再一次坐在了村边的老槐树之下,抽起了旱烟,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愁容。也不知道,那个女娃有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一定要带走月儿,不要让她跟江尘在一起。

“天煞孤星,注定一生孤独,十方情劫,百世轮回。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平凡,但也注定,他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老杠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北斗七星,越发的暗淡,而那颗天煞孤星,却是越发的明亮,仿佛一只吞噬天地万物的苍狼一般,君临世间。

“你知道老前辈的来历?”

江尘问道,一边拉着月儿的手。

“与你何干?”

凌昀轻描淡写的说道。

“算我没问

。”

“知道就好。”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说我爷爷会不会有事。”

月儿虽然人小,但是却极重感情,尤其是自己相依为命十来年的爷爷,她就算是跟着凌昀跟江尘离去,心中又怎么会一点也不惦念呢?

“放心吧,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江尘揉了揉月儿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可内心深处,又怎么会不担心老杠头的安危呢?希望事实能如他所说的那般平静吧。

“我们现在去哪里?”

江尘问道,他对于神界也是一无所知。

“这是鹿鸣山临河界,而玄风宗也只是临河界一个不大不小的宗门,就去临河界东部吧,那里是玄风宗的地盘。”

凌昀说道。

“去玄风宗的地盘?呵呵,我正有此意。”

江尘眼神微微眯起,玄风宗,我江尘来了,我倒要看看这玄风宗,究竟是一处什么样的存在,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辽源治疗男科费用
许昌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定西治疗阳痿费用
辽源治疗男科医院
许昌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